快捷搜索:    美食  名称  美女  交警  重组计划  重整计划  STX(大连)

在破产保护期间授予的贷款将会优先

 1.Crédito concedido durante a recuperação terá prioridade
      在破产保护期间授予的贷款将会优先

破产保护法(2005年11.101号)的改革法案应在接下来几天由政府移交至国会,预测此次将会对向申请破产保护的企业预付资金的融资者有利,其将优先收到贷款。如今,此项优待仅限于申请失败和宣布破产的企业。法律草案预计申请破产保护的企业的税务欠款最高将可以分120期支付。对于微型和小企业来说,可以达到144次分期月付。除此之外,分期付款可以用收入税的财政亏损或者净利润社会贡献税的(CSLL)的负值税基抵扣。两者也将可以用作免除破产公司在资产出售中获得的资本盈利的IR和CSLL。如今对该抵扣的现行限额是30%,而新法案将实现全额抵扣。然而,如果企业没有履行分期付款,联邦、州或者市的税务局将可以要求其破产。法律草案同时区分了两个非常重要的法律概念——经济集团和独立生产单位(UPI),在UPI如需出售的情况下,可以提供更大的安全性,保证没有负债和债务的继承问题。根据财政局技术人员称,该法律草案对现行法律的60%都进行了改动。此举的目的在于提高企业存活率,为债权人提供更多的保障。政府的目标是企业破产保护成功率能够达到像德国和澳大利亚的水平(60%和70%)。在巴西,这个比例只有23%。


      2.Novo acionista terá até 10% da Eletrobras
      新股东将持有Eletrobras最多至10%的股份

政府将向国会发送三个法案,紧急要求巴西电力Eletrobras私有化并制定电力部门的管理新模式。经决议,规定每个投资商将只能最多持有10%的普通股(具投票权),以分散控制权。国家将保持特权优先股,在战略性问题上有决定权。未来巴西电力的控股人将必须得承诺参与到圣弗朗西斯科河的重建项目中——以30年为期限,每年投资金额为3亿5000万雷亚尔。此项目还包括终止在14个在2012年延长特许经营权的水电厂使用配额制,这意味着合同期限将可以作废,承包商将可以采取市场的收费制度。政府希望在二月份前通过法案并在2018年大选前完成企业的私有化。


      3.Instabilidade saudita faz o petróleo subir
      沙特政局动荡导致国际油价升高

沙特阿拉伯昨日暗示, 它可能会与黎巴嫩开战, 扩大与伊朗的区域对抗。这一威胁与该国在星期六以逮捕当局政要和王室成员开始的清洗行动同时发生, 该国的不稳定以及中东地区冲突逐步升级的风险使昨日的石油价格创下两年多来的最高报价——纽约57.02 美元, 伦敦63.76 美元。
      据政府称, 反腐浪潮导致沙特最大的企业家之一的Nasser bin Aqeel al-Tayyar在昨日被捕。周六, 亿万富翁投资者Alwaleed bin Talal被拘留, 连同11名王室成员和4位部长。
这项运动是王储Alwaleed bin Talal--"MbS" 所采取的一系列措施的一部分, 目的是加强内部统治。现年32岁的王储是 81岁的SALMAN国王的儿子,实际上是由他在统治国家。

 

4.Tesouro perdeu até R$34 bi com ajuda a bancos
      支持国有银行已花费国库340亿雷亚尔

自2014年初以来, 国库承担了隐性补贴达340亿雷亚尔, 通过发行了价值750亿雷亚尔证券, 来支持国有银行业务的发展。这些证券包含了股票与债券两种形式。这些手段被卢拉和迪尔玛政府用于加强银行的资本金, 从而提高他们的信贷能力。这种补贴形式不影响财政目标。联邦审计法庭声称,这种国库提供资金给银行的操作是法律所禁止的。


      5.Custo das reservas é o menor em uma década
      外汇储备成本为十年最低

外汇储备成本达近十年以来最低水平(每年6.25%),这让政府与国会有可能建立新的标准来探讨适当减少当前外汇储备(3800亿美元),来支付相关国债。由于央行下调Selic至7.5%以及美联储加息预期,外汇储备成本每年减少780亿雷亚尔。
独立税务审查机构(IFI)的调查表明:外汇储备成本超出理想水平。储备金成本正在下降,但我们不知道将持续多久,“投资机构ARX的Solange Srour说到。 来自PUC-Rio的Marcio Garcia 指出尽管在下跌,但成本还是高。
对于中央银行行长伊兰·戈德法恩来说目前还不是削减外汇储备的时机,因为仍要应付国内及外部风险。


      6.Anatel interfere em acordo da Oi
      Anatel干涉Oi的协议

国家电信局(Anatel)决定,Oi在获得到董事会的同意下,才能与债权人签署具有约束力的协议。因此,之前由于小股东尼尔森·塔努尔(Nelson Tanure)对公司管理的干涉,曾考虑辞职的管理层们决定等待本月10日举行债权人会议之后再重新考虑。
据悉,电信公司Oi仍存在失去首席执行官Marco Schroeder,董事会主席JoséMauro Mettrau Carneiro Cunha,由BNDES提名的独立成员及其他董事,Marcos Duarte和Ricardo Reisen的可能。
      预计在大会中,很明显大部分债权人将自成一派,承受着计划被否决以及破产的风险决定Oi的出路。

 

7.Novas teles
      新通信

对于宽带和企业通信网络的极大需求刺激了新的服务供应商发展,例如Ricardo Madureira的Vogel。


      8.BH Airport rejeita abertura de Pampulha
      BH Airport反对开放Pampulha机场

管理位于Belo Horizonte市 Confins机场的BH Airport公司的股东威胁称假如政府重新开启Pampulha机场用于长途航班,便将进行上诉。BH Airport由瑞士企业Zurich和巴西企业CCR控股,该企业宣称Pampulha损害了其业务,因此2013年签署的特许权受让协议应当重新审查。Zurich的董事Stefan Conrad向Valor表示,市场并不存在“两家相邻机场”的需求,他认为开启Pampulha的后果只会是浪费投资。

 

9.Fumagalli投资仓储

巴拉那州的建筑商Fumagalli集团和中国海航集团现代物流以及长江发展有限公司签订投资合约,投资15亿雷亚尔在马托格罗索州建设30个仓储终端,本周企业家Alberto Fumagalli参加在中国的路演以争取更多投资。


      10.公有银行减少信贷

2016年5月特梅尔上任以来,公有银行信贷库存降低了几乎一千亿雷亚尔。若与2015年年底迪尔玛仍在任时相比,信贷金额共减少了1106亿,主要是巴西社会经济发展银行(BNDES)信贷萎缩所致。


      08/11/2017经济价值报

 

1.Temer recua e simplifica reforma da Previdência
      特梅尔让步,简化养老改革

与参众两院领袖会谈之后,总统特梅尔承认,目前政治条件无法通过由政府起草的养老改革方案。因此,他在商讨给国会提交一个新的改革方案的可能性,只包含最低退休年龄的要求。与会议员告诉Valor PRO,特梅尔希望公共机构和私企的退休福利保持一致。 然而,这一点难以被议员接受。周一,特梅尔说到改革案可能无法得到政府批准。部长们昨天反驳特梅尔,并坚持认为改革案仍有可能(通过)。内阁部长Eliseu Padilha在通过社交网络向民主运动党的录像中说: “我们将坚持议会领导,毫无疑问我们需要养老改革。”众议院院长Rodrigo Maia在与盟友的会议上说:“我并没有如此悲观。”并建议特梅尔单独会见执政联盟的党派领袖,解释不进行养老改革的财政效应,财政问题在2018年就将凸显。
      昨晚,特梅尔本人在社交网络上再次承诺进行改革。 他说:“我们正在努力使今天和将来的退休人员能领取退休金......我所有的精力都用在完成改革上。”金融市场认为,周一特梅尔的悲观语气造成了市场损失。 圣保罗证券交易所(B3)下跌2.55%,Bovespa股指收盘72,414点。美元上涨0.5%,1美元兑雷尔汇率收报3.275。
      尽管市场表现震荡,但养老改革的缺位只会在短期内轻微恶化财政状况。据经济学家André Gamerman估计,改革案若通过将在2019年节约100亿雷尔。

 


      2.Alíquota de 14% para servidores fere Constituição
      公务员14%的累进税率违宪

805号临时措施中,为政府公务员的社保设定累进税率存在被法院推翻的风险。最高法院认为该措施违宪。临时措施规定,不超过社保局缴纳社保的工资上限(5531.31雷尔)的部分计税11%,超过这一数额的部分再计税14%,算为累进税率。
最高法院相关人士解释说,累进税率需要宪法的明确授权。 然而,他强调,这种理解早于2011年,由于自那时以来,最高法院的组成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所以新的审判中对于法案的理解分析或将有所变化。


      3.Concessionárias podem quebrar, alerta BNDES
      BNDES警告特许权所有公司或将破产

巴西国家社会经济发展银行(BNDES)的法务总监Marcelo de Siqueira Freitas向Valor透露:由(涉及“洗车行动”的)承包商控制的基础设施特许权所有公司将不得不被出售或走向破产。他表示,就目前的合作伙伴而言,这些公司无法获得长期融资,正趋于破产的境地。
根据Freitas的评估, 未完成的公路、机场和地铁线路都是目前在BNDES比较突出的问题。如果这些项目没有出售,公私银行都将不再为其提供资金。他说:“如此,(最后结果)就是破产重组或破产。”
      他还表示, 即使是与联邦检察官(MPF)或总审计长办公室(CGU)签署了宽恕协议,承包商也将不能获批贷款申请。如果他们去私有银行,收取的风险溢价将产生令人望而却步的财务开支。
      Freitas称,反腐败法并没有规定用于计算这些公司对公共财政所造成损害的明确基准。 尽管已经对其罚款,Odebrecht、Camargo Corrêa、Andrade Gutierrez和UTC签署的宽大协议也并没免除公司赔偿尽数损失,也就是说,未来公司们将被要求进行新的巨额付款。 他说:“因此,银行(将其)拒之门外”。

 

4.Apostas renovadas
      新的赌注

法国电力集团新能源巴西子公司(EDF EN do Brasil)总经理Paulo Abranches说,公司计划在巴西投资30亿雷亚尔,预计风能和太阳能发电量将达2吉瓦。

 

5.Hospitais adotam médio de família
      医院推进家庭医生制的全面实施

与人们想象的相反,医院和健康计划推行者同样面临其内部员工医疗保险成本高昂的问题。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医院(Hospital Israelita Albert Einstein)、叙利亚黎巴嫩医院(Hospital Sírio-Libanês)、BP私立综合医院以及卫生保健提供者Amil已经开始采取措施来降低医疗保险的成本。   
      在这些方式中有一个共同点,所有机构都在努力推进家庭医生制度的全面实施,即机构内部员工和家属配置家庭医生以减少不必要的急诊和专家问诊费用。“我们内部员工的医疗事故发生率很高。但是老话说,鞋匠的儿子总是光着脚,我们总是希望需要先让别人受益。” UnitedHealth Group Brasil集团副总裁Catia Porto说。

 

6.Dodge quer acelerar a Lava-Jato sem 'espalhafato'
      总检察长拉克尔·道奇(Raquel Dodge)要求加快洗车行动案件的审理,避免“做文章”

由总检查长拉克尔·道奇(Raquel Dodge)领导的巴西总检查院(PGR)团队想要完结在联邦最高法院(STF)和巴西高等法院(STF)进行的涉及到部长、政客、州长等的洗车行动(Lava-Jato )案件的审理。总检查长的评价是,尽管此次行动是巴西历史上最成功的一次反腐警方行动,因此,应该实现行动触发的目标,判决有罪的人应该被羁押。
      道奇希望事件尽快有一个处理结果,而不是像其前任司法部长加诺 (Rodrigo Janot)做的那样,弄得“满城风雨“。这个设想,据《经济价值报》推测,目的是加快审理那些针 对被调查者的已经搜集到有力证据的案件。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的讯问或者指控将被存档封存。联邦最高法院(STF)和巴西高等法院(STF)的行政执法审理关系到受宪法保护的特权阶层。
      总检查长告诉记者,“聚光灯”干扰了司法调查的工作质量。他认为,法院谨慎周密的部署是解决腐败和有组织犯罪的重要工具。 道奇(Raquel Dodge)并不热衷联邦公共事务部(MPF)某些成员的“行动”。

  

7.刺激乳制品生产链

从乌拉圭恢复进口奶粉,农业部准备刺激国内乳制品生产链。探讨中的措施包括限定牛奶最低价格,恢复PIS和Cofins收入税债务抵扣以及与巴西银行同步降低利率,好让牛奶通过农业综合企业建立起库存。


      8.分析师预计美元颓势

美元从九月份最低点3.09雷亚尔已经升到接近3.30雷亚尔,升幅接近6%。但是对大型金融机构的分析师来说,本次升值是暂时的,并且应该至少会反弹一部分。本报通过12个分析的中位数推断出今年年底美元汇率应为3.10雷亚尔。

 

9.个体小型企业贷款难

央行研究表明,除了能够获得少量的定向贷款,个体微型企业与银行的关系并不密切,进入信贷市场的渠道有限。 在870万注册的微型公司中,只有19%的公司作为法人实体拥有银行账户,只有8%可以获得信贷。


      10.承诺公司

最高劳工法院承认劳动法院有权审理涉及撤销社会责任标志“承诺公司”一案。该标志有联邦政府发放并要求公司遵守蔗糖乙醇业的劳工权利。 

Valor译文:UECB Valor小分队

校对:Tony, Karina

【翻译原创】
原文摘取于 Valor Econômico 《经济价值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