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美食  名称  美女  交警  重组计划  重整计划  STX(大连)

破产狂潮下的美国大学

2016年5月底,纽约的道林大学(Dowling College)因负债5400多万美元倒闭。(东方IC/图)

(本文首发于2017年11月30日《南方周末》)

特朗普说:“教育部是我要裁撤的目标之一,下一个就是环保署,他们干的事情实在是太丢脸了,每个星期都推出新的规定。”

2016年5月底,纽约的道林大学(Dowling College)因负债5400多万美元倒闭。此前,佛蒙特州的伯灵顿学院(Burlington College)也因巨额贷款而宣布将要关闭。2014年,《经济学人》就援引哈佛商学院教授Clayton Christensen的观点指出,传统教学模式将被颠覆,未来20年内大量美国大学将破产倒闭。2017年5月,Christensen再次预言:“美国四千多所高校中的50%,在10-15年内注定要破产”。

“倒闭潮”已经来袭,2016-2017学年,美国就有超过5.6%的大学不再收到政府补贴甚至直接停止运营,这已是美国大学总数连续第四年减少,减速为历年之最。去年有11%、约366所营利性大学倒闭。2015-2016年,则有33%的非营利性私立大学倒闭。

各级政府的拨款,对公立及私立高校来说,是办学经费的重要来源之一。对美国USN EWS2004大学排行前60名的13所私立高校开展的调查统计显示,各级政府拨款占私立大学经费的比例平均为15.3%。在公立高校中,政府拨款则占到高校预算的30%以上。在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华盛顿大学等高校,这个比例甚至高达50%。

自1965年《初等与中等教育法》颁布以来,对基础教育而非高等教育进行补助就成了联邦政府教育财政预算的重心。1970年代末,联邦政府开始放缓对于高校的拨款力度。到1990年代,学生人均教育经费已从接近一万美元下降到7000美元左右。2002年,小布什政府颁布《不让一个孩子掉队》(NCLB)法案。2006至2009年,NCLB项目的支出在联邦教育预算中的占比,在42.12%到46.78%不等。奥巴马在任时则推出NCLB的修订案《改革蓝图》法案,该法案的重点,也在于改善儿童受教育状况。

2008年经济危机后,美国经济增长低迷,2016年GDP增速创下1.6%新低。以“减赤”为第一目标的各州政府不断削减教育经费。2012财年,只有阿拉斯加、夏威夷、伊利诺伊、北达科他、罗德岛、南达科他、西弗吉尼亚、得克萨斯、华盛顿等9州及特区增加了对高等教育的投入,特拉华州和马里兰州则维持了原有水平,其余各州的高等教育投入,减幅则在1%至41%不等。

先后让位于基础教育和减赤,美国高等教育经费面临连年缩减。

另一方面,美国民众正在对大学教育丧失信心。由华尔街日报和NBC联合进行的一场调查显示,49%的受访者认为四年制大学文凭有助于毕业生找到好工作并获得更高的收入,47%的人持相反意见,两者差距仅两个百分点。但4年前,前者要比后者高13个百分点。联邦储备委员会的另一项调查则显示,对于提升工资而言,拥有学位带来的优势已显著弱化。

整个美国社会对大学的看法,正呈现两极分化的趋势。民主党人、城市居民以及中上阶层倾向于认可大学教育的价值,认为投入时间和金钱接受大学教育是值得的。而共和党人、农村居民以及自认穷困或工薪阶层的美国人则持相反观点。

对于工资阶层来说,如今的大学学费已难以承受。2010年,美国公立大学的平均学费已上涨到15000美元左右,比十年前翻了番。这也让更多人转向在线教育,斯隆联盟(Sloan Consortium)的在线教育系列报告显示,2002-2003学年到2012-2013学年,在线课程注册学生数占整个高等教育注册学生数的比例从9.6%增加到33.5%,呈现持续增长的态势。另一方面,同期美国高等教育注册学生增长率却维持在极低水平,2011-2012学年甚至出现了-0.1%的负增长。

那么,以上种种状况有可能在特朗普治下得到改善么?答案是否定的。

在2018财年的新预算中,教育经费在联邦政府的支出仅占到2%。这倒也不稀奇,毕竟,在特朗普参加“福克斯周日新闻”节目时,被问及如何削减开支,特朗普的回答是“教育部是我要裁撤的目标之一,下一个就是环保署,他们干的事情实在是太丢脸了,每个星期都推出新的规定”。

(作者系知名媒体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