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美女  名称  交警  美食

西屋破产重组将完成:在华两核电项目进展缓慢

  (原标题:西屋中国核电(601985,股吧)挑战:三门、海阳项目进展缓慢,暂无新签订单)

  西屋破产重组即将完成。三门、海阳1号机组具备装料条件,等待装料许可,后续项目审批亦受此影响停滞。西屋总裁何睿泽随特朗普访华期间并未获得新的订单,很多合同只是此前业务的延续

  今年3月,美国核电公司西屋启动破产重组。在国内,采用西屋公司设计的第三代核电技术AP1000的三门1号机组目前工程进展卡在装料节点,后续项目审批亦受此影响停滞。双重背景下,最近十年与中国核电产业颇多渊源的西屋公司,其未来前景颇受业内关注,争议声也不断。

  11月10日,作为特朗普访华的商贸团企业之一,西屋总裁何睿泽(José Gutiérrez)在北京接受了《财经》(博客,微博)在内的媒体群访,回应了国内AP1000项目装料进展、西屋破产重组进展以及对未来中国市场前景等关键问题。

  西屋公司总部位于美国匹兹堡,历经130年沉浮,如今业务聚焦在围绕核电领域,包括新建核电站、在运电站运维、核燃料及组件、核电站退役、去污及修复以及工程设计中心五大业务。

  2006年,国家为统一核电技术路线,面向全球启动三代核电招标。西屋公司设计的三代核电技术AP1000在招标中胜出,国务院为此专门成立了国家核电技术公司,作为引进吸收AP1000技术和中国第三代核电技术自主化的实施主体。

  2009年,采用AP1000技术的三门、海阳两个项目分别在浙江、山东开工建设。四年后,采用同样技术的V.C Summer、Vogtle两个项目在美国动工。全球一度共有4个项目、8台AP1000机组在建。不过,作为新技术的首批项目,这8台机组都遭受了严重拖期和超支,西屋的经营状况逐渐恶化。

  何睿泽于2016年6月临危受命,担任西屋公司过渡总裁兼CEO,今年6月,被正式任命为西屋公司总裁兼CEO。

  今年3月底,由于美国两个AP1000项目的严重拖期带来项目巨额超支亏损,西屋公司在纽约申请了按照破产法11章进行破产重组。当天的采访中,何睿泽表示,西屋的破产重组进程已经接近尾声,很快就会有结果。但对潜在买家是谁,何时能够完成重组,是否由中国投资者参与等问题,何睿泽均未予置评。

  西屋的破产重组中,中国业务并未受影响。西屋收到了一笔价值为8亿美元的债务人持有资产融资(DIP financing),用以维持其经营良好业务的运转。这些业务包括在运电站运维、核燃料及组件、核电站退役、去污及修复、工程设计中心以及包括中国市场在内的美国海外业务。破产重组启动至今,西屋也继续在乌克兰、斯洛伐克等国了收获燃料、设备等新订单。

  7月底,西屋再遭重创,美国两个AP1000项目之一——V.C Summer项目业主SCANA与Santee Cooper发布声明,宣布将停止V.C Summer两台AP1000机组建设,全球在建的AP1000机组从八个减少为六个。

  而在国内,采用同样技术并率先开工的三门、海阳两个AP1000核电项目,目前工程进展在即将装料时几乎陷入停滞,从7月接受核安全局综合检查后,迟迟未能实现装料。

  此次特朗普访华,西屋总裁何睿泽位列商贸团代表。在三门、海阳装料陷入停滞之际,业内对其随团访华颇多期待。

  三门、海阳具备装料条件

  能否推动三门1号机组的装料,是业内最为关注的焦点。

  今年6月30日,三门1号机组完成了首堆热试试验,随后转入装料准备阶段,这是其进入并网发电调试前最关键的工程节点。按照正常工期预计,在8月下旬即可完成装料,然而却一波三折。

  7月21日,三门1号机组顺利通过首次装料前核安全综合检查,该检查由环保部副部长、国家核安全局局长刘华带队,是装料前最关键的检查。

  八月初,核安全局专家委员会在检查结束之后,给出了基本具备装料条件的审查意见。不过该项目的安全性依然受到对核电持批评意见的人士质疑,兼有西屋公司经历破产重组,以及美国项目受挫的背景,高层出于谨慎考虑,要求有关部门对装料的安全性进一步审查。

  有熟悉核安全监管工作流程的专家告诉《财经》记者,核安全局对核电站的装料前检查,一般会配合工程进度提前进行,检查过程中会遗留尾项,在检查结束后到正式颁发装料许可证之前,业主需要完成遗留的尾项,此后核安全局才会颁发装料许可证,允许装料。因此,检查结束之后的意见,一般都为“基本具备装料条件”。

  在此背景下,八月下旬,能源局再次组织包括多位核工业、核安全领域资深院士在内的专家再次前往三门进行装料前检查,检查期间,核安全监管部门有关官员亦向检查专家解释了上述工作程序。

  能源局组织的专家检查,依然对具备装料条件给出了肯定的意见,并在九月形成意见上报。然而当时高层对决策颇为谨慎,三门装料许可,继续悬而未决。? ? ? ? ? ? ? ? ? ? ? ? ? ? ? ? ? ? ?

  此后在十月中旬,核安全局再次组织更广范围的专家前往三门现场进行检查。针对一个核电机组的装料许可,前后由核安全局、能源局三次组织专家去往现场检查,这在中国核电史上前所未有。

  对三门1号机组而言,相比预计装料时间,如今已经推迟将近三个月,在无法完成装料节点的情况下,将无法开展后续并网调试,商运时间也将继续推迟。而AP1000首堆的商运,被主管部门视作后续同类技术核电项目审批的前置条件。自2015年12月底以来,国内尚无新的核电项目获批,而随着三门首堆装料推迟,今年商运已无可能,没有新项目获批的情况还将持续。

  在此背景下,何睿泽随商贸团访华,被业内寄予了很高预期。在当天的采访中,何睿泽在面对《财经》记者是否在访问期间推动装料的提问时颇为谨慎。

  何睿泽表示,此次商贸团交流过程中,我本人与各方都讨论过装料这件事,但西屋角度有所不同,我们非常尊重并赞许中国监管当局对安全和质量的高度要求,所以西屋会配合相关部门的评审工作。

  何睿泽介绍,经过与各方沟通,西屋公司认为三门和海阳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随时可以开始装料。何睿泽还透露,三门、海阳首堆的进一步评审工作现已完成,目前正在等待最终的装料前评审报告,以及监管当局和中央政府的最终决定。

  截至目前,三门1号机组尚未获得装料许可证。

  此行并无新订单

  美国当地时间11月9日,美国商务部部长Wilbur Ross宣布,在商务部促进下,中美双方企业签署了价值2525亿美元的订单。

  美国商务部官网列出所有相关订单签署的企业,西屋公司亦位列其中。根据商务部的信息,西屋公司与国家核电(SNPTC)及其子公司国核工程公司(SNPEC)、国核自仪(SNPAS)签署了订单,涉及6个待建的AP1000机组,分别是海阳3、4号机组,三门3、4号机组和陆丰1、2号机组。

  这一信息引起了海内外的广泛关注。在当天的采访中,包括《财经》在内的多家媒体亦就新订单信息反复询问,何睿泽对此做出了澄清。

  何睿泽在回答《财经》记者提问时表示,目前西屋公司与中方合作伙伴已经签署了若干个商务合同,正在执行中,此外,西屋正与中方共同来商榷未来合作意向,部分合同正处在谈判阶段。

  何睿泽还明确表示,目前对外宣布的2535亿美元的合同中,不包括西屋公司的合同。西屋亚洲区总裁刘信刚进一步解释道,美商务部列举关于西公司的合同,是目前正在执行的合同,这些早在此次商贸团之行之前就已签订,但这些合同并不是商务部宣布的2500多亿中的一部分,现在有新的合同正在谈判。

  据《财经》记者多方了解,美国商务部所列西屋公司的订单,事实上早在2015年3月就已签订。西屋公司所签署的订单,正是向后续6个AP1000机组供应仪控系统的订单。

  根据美国商务部信息,签署订单的中方公司为国家核电及其子公司国核工程与国核自仪器,在项目中,国核工程公司为大部分所列后续AP1000项目的核岛总包方,而国核自仪为国核旗下核电仪控系统供应商。

  仪控系统是核电核心设备中,较晚实现国产化的关键零部件,在中国核电发展历史上,仪控系统长期依靠海外供应。目前,仅有中广核旗下的广利核生产的数字仪控系统实现了在国内核电站上的供货。不过,中核依靠旗下核动力院与中核控制在自主开发“龙鳞”系统,国家核电则与洛克希德·马丁合作开发NuPAC平台,试图在未来实现自主供应。

  这些合同金额并未公布,一位了解核电仪控市场的人士告诉《财经》记者,此前国外供应商供应国内二代加核电站,一套系统两台机组的价格约为20多亿人民币。

  仍将加码中国市场

  在AP1000项目进展受阻,后续项目获批仍待三门1号首堆商运的背景下,国内的竞争者已经逐渐追上步伐,此前高层招标定下来的AP1000路线,正在逐渐受到挑战。

  2015年,中核、中广核合作开发的三代核电技术“华龙一号”获批,当年5月及12月,采用华龙一号的中核福清5、6号机组,中广核防城港3、4号机组分别获批动工。

  同年,国家核电与中电投完成重组,合并为国家电投。至此,国内三大核电巨头都兼具业主及工程设计方的角色,AP1000的市场前景被业内视作受其影响。此前中核、中广核计划采用AP1000技术的漳州、惠州项目,都将调整至华龙一号技术。除了已经前期工作比较充分的三门二期、陆丰一期等项目外,后续非国家电投控股开发的厂址,AP1000的市场前景并不乐观。

  在此背景下,AP1000的主要市场将聚焦于国家电投控股开发的厂址。然而,由于当初招标要求技术转让,国家核电在技术引进过程中已经完成了AP1000的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工作,并推出了自主三代核电技术型号CAP1400。后续AP/CAP技术路线的机组,西屋的份额将弱于在三门、海阳一期项目中的角色。

  对于华龙一号的挑战及未来中国市场战略,何睿泽在回应《财经》记者提问时仍充满信心,他表示,我们知道中国在发展华龙,但我对我们的技术很有信心,我们的技术是最好的技术。我们不害怕竞争,在美国、欧洲,西屋都面临许多竞争,我们准备好了。

  何睿泽还表示,西屋在上海办公室已经有140余位工程师,随着新合同的落实,计划部署更多人员。同时,西屋还将努力在中国核电其他市场增加存在感,比如为二代加核电机组提供服务。

  无论未来如何,对当前的西屋来说,当务之急仍然是三门、海阳项目的进展,这一切,都在等待监管部门与高层的决策结果。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